打印

邂逅流浪者

邂逅流浪者

《邂逅流浪者》

文/赵迎华

     我是极不喜欢猫狗之类的小动物的。
     不喜欢它们身上腥膻的气味,更是讨厌它们随处掉毛时带给人的烦恼。所以,我是从来不收养宠物的。也因此一直以为,我会对任何一只猫狗都无动于衷的吧。人生总会有你意想不到的经历,有时竟会是一种意外的感动。
     
      初春的一天早晨,我照例去柴棚拿松树毛,准备点炉子。走进柴棚,刚刚伸手去抓袋子里的松树毛,喵的一声,一团毛乎乎的影子窜了出来。我定睛一看,是一只黄色的小猫,涩涩的一身皮毛,松松垂下的肚皮,圆圆的小脑袋,一对蛰麻叶样的小耳朵不断地转动着。许是被我惊到了,它窜出去大概有一米远的距离停下了,转回头打量我时,眼神里满是恐慌。“这该死的玩意儿!吓我一跳!”我拍着胸口自言自语,准确地说,应该是对着猫说的。当然,我的眼神里肯定是满满的嫌恶。看着它一步一回头地走开了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继续我的活计。

       第二天、第三天......以后的每天早上都会准时的和它相会在柴棚里。由此我确定:这是一只遭人遗弃的流浪猫。老笨知道我讨厌它们,准备替我把它打跑时,被我拦住了。虽然我不喜欢它们,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任意的欺凌它们,可以冷漠地无视它们的冷暖。“别打它,它也拥有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权利,只要它不往我的屋子里钻,就让它在这待着呗!也不碍咱啥事儿。”老笨听话的没有欺负它赶它走。

      最初的几天,只要我一走进柴棚,它就会迅速逃离。慢慢的,它许是看出我并没有恶意,许是读懂了我眼神中的温柔与举止的善良——我一直没有动它栖息趴卧的那个袋子,那是它辛苦围的小凹窝,我怎么忍心破坏呢。它也渐渐习惯了我每天定时的打扰。每天我进来时都会礼貌地抬起头喵喵叫几声,算是打招呼吧。“你个小懒猫儿!”我也是每每都会这样的数叨它一句。它的作息很有规律,每天早起就跑出去,到了晚上就回到柴棚。它也很乖,许是听懂了我的话语:“乖乖的在这里待着哈,可不许进我屋哈。”从来都不进我的房间,我亦是每天都分给它一点饭菜,可每次它只是象征性地吃那么一点点,或许是我的饭菜缺少荤腥吧。因为我和老笨平时几乎不吃肉的,老笨很少在家吃饭,我一个人的饭菜更是清淡无味。想到这,或许是只馋猫呢,我就把我最喜欢最爱吃的巧克力拿出来,放在它的鼻子跟前,它歪头瞅了瞅,对着我叫了几声算是答谢,继续它那优美的睡姿。看都不再看一眼我心爱的美食巧克力了。“切!不吃拉倒!饿死你得了。”我嘟囔着转身走开。“你喂它干啥?它都不会抓耗子。”老笨嗔怪着,“不会抓才喂它呢,会抓就饿不着它了,大了它就会抓了。”我极力为它辩解着。

      其实,它应该是一只成年的猫了,只是我没有侍养它们的经验,仅以身材的矮小将它确定为一只小猫了。直到有一天,看到它的战利品:一只满身是血,身形肥大的耗子躺在柴棚里,才晓得它的厉害。看着它有些湿漉漉凌乱的毛发,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厮杀战斗。居然会抓耗子了!心里更是增添了几分喜爱之情。就在我已经越来越喜爱它时,它却像生病了一样,身体越来越瘦弱,无论我给它什么都不屑抬头瞅一眼了,连续几天都不肯吃东西,白天也很少再朝外面跑了,兴许是感冒了吧?心里这样想着,找来几片药捻碎了沾在火腿肠上放在它的鼻子跟前,它怏怏地抬头看了看,随即又把头插进肚皮下,就这样持续了几天。

        三月15号的早晨,我照例走进柴棚,看到猫咪的卧处是空的。咦?猫哪儿去了呢?我随即房前屋后的找了一遍,没有发现它的踪迹。第二天、第三天.....半个月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猫猫始终没有回来。

       一只流浪的小猫,无意中闯进了我的生活,带给我一段有趣的时光,带给我一份别样的感动,也留给我一丝怅惘和牵挂。那个流浪的小猫啊!你在哪里呢?你的身体好了吗?会不会住上了更好的柴棚或房子呢?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:愿你今生能够拥有一个温暖的家,能够遇到一个比我更疼爱你许多的女主人。感谢你留给我一段温暖的文字,感谢我的生命里你曾经来过,今后,有机会我会尽可能地照顾你们,可怜的小流浪者们。
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

     
     
上一封 下一封« 返回

TOP

祝笔健词丰!

TOP